Login

  leyu@dghuihe.cn

登录 |  注册 退出
乐鱼 > 新闻中心 > 公司动态

公司动态

名利场俞琤70岁生日选在这中环银行家蒲点SEVVA及其背后老板是什么来头?

  名利场俞琤70岁生日选在这中环银行家蒲点SEVVA及其背后老板是什么来头?上次我们聊了“香江才女”俞琤的70岁生日趴,,聚集了城中各界名人名流,星光熠熠,号称“千亿派对”:

  ▲ 最重量级的嘉宾当属“巨星教母”张艾嘉、“美人”林青霞、鲜少在公开场合露面的李嘉诚的“红颜知己”周凯旋。

  ▲ 还有跟俞琤有着千丝万缕关联的何超琼,以及其他何家姐妹们——何超凤与女儿何锶珩、何超仪与大病初愈的老公陈子聪。

  自2008年开业以来,SEVVA一直被看作是城中的“名人饭堂”,备受各界人士追捧。原因之一,是其优越的地理位置,位于中环的心脏地带——置地太子大厦的顶层,服务的客户目标涵盖从游客到白领到名流富商等各个群体;原因之二,则是因为这里从装修布置到菜色甜点,每一处细节都流露着优雅与精致,象征着绝对的生活品味。

  ▲《Vogue》采访SEVVA的老板郭志怡时所拍摄的照片也正是在这面墙前。当初,郭志怡执意要做真植物墙,而非用假花假草,以此寓意“生机勃勃”。

  餐厅总占地约2000多平方米,分为不同主题的用餐区,里面摆放着郭志怡从欧洲美术馆和画廊亲自搜寻回来的各种艺术珍品,就连店里每天播放的背景音乐也都由她亲自挑选安排。

  ▲ 向东看,是皇后像广场和终审法院大楼,贴近右侧的是汇丰银行总行,左边则是文华东方及维港海景。每当夜幕降临,伴随着凉风徐徐,和三两好友在这里小酌,在摩天大楼间对着美景畅谈,实在是美事一桩。

  ▲ 左上角的Marie Antoinettes Crave(棉花糖马卡龙),被追捧为来店必点单品。

  ▲ 后来又推出了同系列的Le Louis,名字的灵感来源于路易十四,内藏黑巧克力、黑莓和蓝莓馅,佐以淡蓝色棉花糖点缀。图右:美国歌手Adam Lambert来店里合照的甜品正是这个。

  每位前去SEVVA用餐的食客,在踏出电梯的第一眼就能看到精美考究的“Sweets Corner”,奢华的复古枝形吊灯,下方的橱柜里摆放着各种缀以糖花装饰的甜点,外形华丽又独特,基本上都来自老板郭志怡独具匠心的设计。

  也正是因为自家蛋糕太过出名,销路紧俏,老板郭志怡又在2011年单独开了Ms Bs Cakery和温馨的咖啡酒吧Cest la B,来拓展公司业务版图。

  去年11月,餐厅对外宣布将于今年5月租约到期后关停,很多人当时都觉得这个消息相当突然,难以接受。

  ▲ 郭志怡那会接受采访表示,这次的改造耗资了八位数,从酒吧到厨房全部翻新,连室外露台的地板都拆除重弄了。

  特别是其中一个厅的天花板位置,在过去的“花朵穹顶”基础上做出改进,加装了36盏定制的吉普赛枝形吊灯,整体结构由10万朵丝绸花和76000颗手工制作的水晶组成,闪闪发光,随风摇曳,形成了一个超凡脱俗的景观,迅速抓住每位来客的眼球:

  ▲ 用金色的细节提升了阔绰的格调和空灵的氛围感。下图中能看出“order”字样的镜子,来自智利艺术家Iván Navarro的作品。

  老板郭志怡事后解释,结业原因跟营业额无关,是因为业主单位——置地,易了手,希望店铺参与投标进行续租,但又要求创新主题、翻新花样,考虑到先前的翻修已经花去了大价钱,她再三斟酌,还是决定索性结束吧。

  自关店消息传出后,城中的明星名流们已经在这里举行过多次聚餐派对了。像是今年1月底,SEVVA就为了宴请熟客和媒体朋友,组织过一场答谢告别趴。

  ▲ 歌手李乐诗(左一)、阔太雷林静怡(左二),还有甄子丹太太汪诗诗(右一)。还记得汪诗诗和甄子丹去年在意大利科莫湖补办婚礼(我们写过),当时的来宾就包括了雷林静怡(和她老公雷兆光,九龙巴士创办人之一雷瑞德的孙子)、郭志怡、郑绍康等人,可见他们平日里就交情匪浅。

  ▲ 这张现场合照十分有趣。名媛洪咏霖(曾与周杰伦传过绯闻,嫁给了从事矿业的老公Nelson)和薛芷伦(香港“Ball后”,马清伟前妻,)两位晒了两张截然不同的版本,最大的亮点是——都只P了自己,只管自己是否好看,全然没在管其他人的死活。

  说到被誉为“西门庆专业户”的演员单立文(我们也写过,),今年三月份,他又选在SEVVA举行了65岁的生日聚餐:

  ▲ 当天来的有“新手爸妈”袁伟豪和张宝儿(我们写过,);陈山聪和太太何丽萍(我们也写过陈山聪的故事, );还有李施嬅、胡定欣。

  而除了俞琤那盛况空前的生日趴,最后一天乐鱼,甘比(陈凯韵)也来了,还晒出了跟林建岳女友林宝贤的合照:

  ▲ 说起来,富商林建岳(谢玲玲前夫、王祖贤前男友)和现在的女友林宝贤(图右)也在一起蛮多年了。林建岳的故事我们也写过,。

  可以说,SEVVA能在竞争激烈的香港餐饮界存活下来并且受到各界人士的青睐,除了上文提到的地理位置、格调品味外,最重要的一点,跟其创始人及老板——“香江名媛”郭志怡(Bonnae Gokson),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 被誉为“蛋糕女王”、“时尚大师”的郭志怡,出身老钱家族,其本身就被看作是时尚和精致的代名词。

  ▲ 郭顺在郭家兄弟中排行老六,年纪最小。他的二哥,郭乐,早年靠着经营果蔬生意在悉尼站稳了脚跟,后将自家弟弟们陆续接来了异国,一同打拼。

  之所以郭志怡的英文姓氏写作Gokson,而非常用的Kwok,正是因为当时那个时代外国入境官员压根看不懂中国人的名字,以为“郭顺”就是整个姓氏,便按音译记成了Gokson。

  1907年,已经完成原始积累的郭顺和二哥郭乐、三哥郭泉一起从澳大利亚返回香港,创办了永安百货。

  ▲ 20世纪初,永安百货这种新颖的现代百货公司的经营模式,很快就大获成功。图为其在香港德辅道中的公司外观。

  ▲ 兄弟几人之后又在上海建了永安百货大楼,成为十里洋场繁华盛世的标志,由定居上海的堂兄郭标负责打理。郭标的其中一个女儿就是被称作“永安四小姐”的上海滩名媛郭婉莹(Daisy),她的故事曾被著名作家陈丹燕写成书——《上海的金枝玉叶》。

  ▲ 郭婉莹(Daisy),美丽又坚韧,纵使身处逆境,依旧不改其高贵作风,她可以穿着旗袍刷马桶,也可以用饭盒蒸出下午茶的蛋糕。在90岁去世时,她的葬礼上有一幅挽联令人印象深刻,上面写着:“有忍有仁,大家闺秀犹在。花开花落,金枝玉叶不败。”

  她说自己小时候跟父母还有伯父姑母们一同住在赤柱海边的景春別墅,家里铺着黑白云石的地板,有不止一个私人花园,还可以通过阶梯直达海滩。每逢佳节,长辈们就会在自家大摆筵席宴请宾客。

  ▲ 母亲身为阔太又懂得裁缝,常会在海外选些新时尚带回家,女儿们自是耳濡目染,从小就被时尚熏陶与滋养。

  如郭志怡自己所说,11岁时,她就已经在穿Yves Saint Laurent了,“从小到大,我的生活都被美好的事物包围着”。

  学生时代,郭志怡去了澳洲读书,后来上了澳洲国立大学的本科,学的是经济和商业。20多岁时,她还曾代表香港参加了墨尔本太平洋皇后的选美比赛。

  待到毕业准备工作时,姐姐郭志清已经在时尚界打拼出了一片江山,为她铺好了路。可以说,含着金汤匙长大的郭志怡,连成长经历都堪称一帆风顺,令人艳羡。

  郭志怡的姐姐郭志清,比她年长15岁,因为嫁给了先施百货马永灿的长孙马景华,后冠上了夫姓,更常被叫做“马郭志清”或者Joyce Ma。

  先施和永安一样,都是创始人在澳洲发家,再回香港创办的产业。后来业务扩展到了上海,是上海“后四大公司(先施、永安、大新、新新)”里的前两家。要说渊源,马家和郭家早在19世纪末在悉尼经商时就已经结识了,所以这段婚姻绝对是门当户对、强强联手。

  郭志清不似其他阔太,甘愿在家待着,洗手作羹汤。出于对时尚的热爱,她在上个世纪70年代(生完两个孩子后)创办了自己的买手店。

  周围人都笃定她不过只是小打小闹,玩两年就会收摊,岂料她态度坚决,在经营受阻之际,又是另找店铺,又是搞定银行,加上争取到了自家老公的点头支持,1970年,她终于在文华酒店商场内开设了属于自己的Joyce Boutique。

  作为初创品牌,在尚未打响名头之前,要跟人谈下代理,绝对是难事一桩,必须得抛下脸面,用尽“磨人功”,充分彰显诚意,才有可能促成合作。这对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来说堪比“屈尊降贵”、“难于登天”,但郭志清依然坚持要做。

  从70年代起,她成功引进了不少香港本土完全陌生的牌子,像是Missoni,还有后来在巴黎舞台上崭露头角的日本设计师——川久保玲、山本耀司和三宅一生。

  那些年,另一位“香江才女”林燕妮不断在文章里提到Joyce。她自己亦是忠实买家,曾在店里大手一挥,豪掷百万,买下一件紫貂皮草,轰动全城。

  ▲ 林燕妮热爱华服与皮草,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她花百多万买紫貂的故事,那时的百万可以买下半山一套二百多平方米的豪宅,她自己也曾文章里感叹,“我真是该打,怎么不多添一层楼反而买了件紫貂?那件紫貂很漂亮,但我只穿过三次。紫貂是皮草中最轻最暖的,为什么不多穿点?问题是,袖子花款太好了,一举起手腕几吋,袖口便像花瓣张开般,绽放到食物上面,故此穿了不能吃饭。另一个问题是那件大衣仅及膝盖,同样一一花瓣形状的,天气太冷时膝盖和双腿会很冷。”但她也说,“我是Joyce和巴黎一些名牌的常客,我至今仍不后悔,那些衣服老了便不能穿的,何况我用的从来都是自己的钱,不需要向谁交代。”林燕妮离世后,留下了价值几百万的靓衫,由儿子李凯豪处理,很多都赠与了她的粉丝。

  伴随名声打响,不只城中的贵妇名媛们爱光顾Joyce,那些拥有着稳定收入,想要进一步提高自身穿搭品味的白领们,也爱来这里“朝圣”。在这儿,她们认识到了更多的国际大牌,买到了犒赏自己的心头好。

  从这个层面上看,郭志清绝对称得上是“香港的时尚先行者”,以一己之力,培养了大把香港人的时尚品味。

  ▲ 和比利时设计师Dries Van Noten。早在80年代,Dries Van Noten尚处在时尚生涯的早期,郭志清就看好并购买了他的系列。

  ▲ 这张则是她和老公马景华(左一)、小女儿马美仪(右一),还有山本耀司(右二)和他的母亲(左二)。

  说起来,郭志清和马景华育有两个女儿,长女马美域,并没有继承母亲的事业,参与Joyce的业务,从美国布朗大学商业经济学专业毕业后,她嫁为人妇,更专注于艺术画廊和慈善机构的经营。

  ▲ 这家全家福里就有马美域(左二)的老公(最左),恒生银行创办人之一的何添的二房次子何厚锵(与何厚铧算是堂兄弟),现在是“赌王”何鸿燊创办的信德集团的独立非执董。他俩都算是虽然外界讨论不多,但绝对老钱的那票人。两人育有三个小孩,如今的婚姻状况不详。

  郭志怡其实也曾按着姐姐走的路,嫁给了门户相当的富家子——冯庆炤(来自冯平山家族,是东亚银行董事冯秉芬的小儿子),但这段婚姻并没能持续太久。

  ▲ 图上是2015年左右的冯庆炤。冯家的启祥集团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遭遇了严重经济危机,千禧年后被几番转让,不过作为老钱后人的家族成员们依然能在不同公司担任“独立非执董”,过得悠闲自在。

  在恢复单身后,郭志怡秉持着对时尚的热爱,开始从销售做起,帮忙姐姐经营打理Joyce。到后期,姐姐郭志清外出负责谈代理合作,妹妹郭志怡就主管视觉营销、橱窗设计。姐妹同心,其利断金。

  那会在中环皇后大道开了间占地过万呎的Joyce Galleria,打着“Fashion Is The Art of Living”的标语,里头可不只有时装,还有家居生活用品、花艺、餐饮,尽可能地从生活的各个方面,彰显出创始人郭志清对时尚、对品味的理解。

  而郭志怡当时就负责帮姐姐打理其中的Joyce Cafe。这里是不少明星贵客、达官贵人们的饭堂,“哥哥”张国荣也经常赏光。

  ▲ 全盛时期,Joyce及其代理品牌的店铺一览,遍及港岛、九龙、澳门、台北、台中、曼谷、马尼拉、吉隆坡。

  可惜“步子太大”,由于对当地市场不够了解,盲目冒进,又碰巧赶上了97金融风暴,公司一下子陷入了财务危机,最后即便忍痛关店也要承受数以亿计的严重亏损。

  她接到了Chanel的邀约,聘请她担任品牌在亚太区的形象总监,负责公关与宣传。这种被国际大品牌赏识、合作的机会,千载难逢,自然是欣然应允的。

  郭志怡表示,在Chanel,她拥有相当大的自由度和空间,可以尽情发挥其对时尚、对艺术的天赋和创意。

  2001年,她操办了Chanel在中国内地的第一场时装秀,地址选在了当时已经废弃的上海龙华机场的停机坪,还改装了一架小型私人飞机作为现场摆设:

  可以说,在郭志怡任职Chanel的五年时间里,品牌在亚洲的曝光率和销路都有了显著提高。甚至有评论人称,“她为亚洲的时尚美学准则定下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郭志怡表示,在那五年里,她基本上把自己“卖”给了公司,“为了公干,一年要飞四十多次,身体在过度劳累下实在吃不消了”,所以当合约到期时,虽然不舍,她还是决定要离开。

  而在她离开Chanel之前,姐姐的Joyce已经在捱过金融危机后经历了一轮停业、搬迁、卖股份。

  从《Joyce》杂志停刊,到Joyce Cafe关停,接着2000年,由“船王”包玉刚收购的会德丰购置了Joyce Boutique51%的股份,后又将股份转让给了吴光正家族:

  再到2007年,郭志清和老公马景华,还有女儿马美仪,先后宣布退出Joyce,跟这间她一手创立的公司做了告别。

  ▲ 很久之后,女儿马美仪接受采访表示,退出的主要原因是“母亲要退休”,并非外界以为的“财务状况不佳”。

  2020年,Joyce退市完成了私有化。如今的它跟连卡佛同属The Lane Crawford Joyce Group,变成了吴光正家族旗下的私人公司,彻底易了姓。

  ▲ 2022年9月,位于中环的Joyce Boutique旗舰店也已经关张,迁址到了金钟太古广场。

  退休后的郭志清,过起了周游世界的休闲生活。老公马景华在2014年9月去世后,新闻报道里鲜少再看到有关她的消息。

  去年有条新闻报道说,安踏董事长牵头中国财团以2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了意大利奢侈家纺品牌Frette,而该财团背后的成员正包括了马美仪。

  说回郭志怡,离开Chanel后,有报道说她做过普罗旺斯精品酒店的主人,担任过城中不少酒店的创意顾问。

  一直到2008年初,她终于决定要自己开餐厅,好将在Joyce Cafe时期实践的概念延续,这便有了后来的SEVVA。

  SEVVA这个名字来源于梵文里的“seva”,有“无私无我的奉献”之意,研习瑜伽的郭志怡说,她取这个名字是旨在强调“用心服务”。

  店铺最初的选址就在如今的位置——置地广场太子大厦的顶楼,但那会儿,那里只是个空置许久的办公单位,空无一物,采光极差,层高也只有7呎多(差不多2米+),非常憋屈。

  郭志怡请来著名建筑师Calvin Tsao(曹慰祖)帮忙设计,她开玩笑说这是Calvin做过最小的项目,纯粹看在两家是世交的份上,出手相助。

  ▲ Calvin Tsao也是富三代,他的父亲是万邦集团董事长,被称为“华人船王”的曹文锦。他自己是哈佛大学的建筑学硕士,也是纽约建筑联盟的名誉主席、罗马美国学院董事会成员。在跟随贝聿铭多年后,他和合伙人Zack McKown(图右)从1985年开始创办、经营Tsao & McKown建筑师事务所。2001年,郭志清还没离开Joyce前,其品牌位于太古广场的分店扩充装修时,也是专门请到他来操刀。

  SEVVA的开业前期准备花了足足8个月的时间,基本上是拆了重建,先是将层高加到10呎(3米3),又通过打通外墙、增设窗户等措施来增加采光,还增设了文章开头提到的“绿植墙”,成功将年久失修的办公空间改造成了“城市绿洲”。

  郭志怡说,“我从未有过孩子,所以SEVVA就是我的孩子。推出它,就像是在不打剂生孩子一样。我被反复要求放弃,但我从未放弃。”

  人们总是对富家女创业充满偏见,觉得她们不过只是闲暇无聊,拿钱玩票而已,就像当初,有太多人不好看姐姐郭志清创办Joyce一样。

  更何况郭志怡此番要开的是餐厅,在竞争激烈的香港餐饮界,想要长久存活,谈何容易。靠人脉、靠营销收获的热度,终究会随着时间褪去,需要的被考验的是最真实的水准,从菜色到服务,方方面面。

  郭志怡说,“从第一天起,人们就说我做不下去,因为我来自时尚界。连店里的厨师也有点不以为然。”

  但她做到了,她用实际行动证明,她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坚定,她将这些年接受过的时尚熏陶和品味积累,在这一刻,悉数奉上,交由食客评断。

  她将SEVVA定义为“一个家外之家”,因为自己从小就和绸缎椅子、水晶玻璃杯一起长大,那么SEVVA便是这种感觉的延续。

  从菜单设计,到装饰摆盘,甚至是布餐巾和背景音乐,可以说SEVVA的一点一滴一丝一毫都是由郭志怡这个完美主义者亲力亲为所得。

  ▲ 图为郭志怡在为一场圣诞晚宴布置餐桌,这场的主题是“a touch of gold(带点金)”,所以从摆盘到着装都极其贴合。

  SEVVA,从不被看好,早早笃定会关门大吉;到经历了16年的经营,成为香港标志的社交场所,被认为树立了服务业的标杆,蜚声国际;最后时分,依旧客似云来,大伙都在恋恋不舍地和这里惜别。

  至此,算是说完了SEVVA的故事,它绝不只是一间餐厅,而是一个见证,是陪伴一代人成长的地标,更代表着一种生活方式。

  ▲ 合照的有冯咏仪和老公林诗棋(上图左,我们写过,),林恬儿、林心儿姐妹(上图右,我们也写过,)。下图搂着她的是设计师谭燕玉。

  她曾直言,“品味绝非金钱堆砌,做餐饮和时尚一样,Mix & Match才能有惊喜。”而在经营SEVVA的这些年里,她完美实践了这句话,让它成为了自己品味的代名词。

  郭家姐妹,这对出身老钱家族的名媛,她们引领和打造的香港时尚,绝不会因为时光流逝而消散,它镌刻在了时代的记忆里,流淌进了每个人的血液里。她们无愧于“时尚引领者”的称号。

  邓小宇曾在《明报》写文夸赞,郭志怡是绝对的香港Icon,“她的品味是带着深厚功力和学识的中环精英品味”。

  不只是因为美丽、优雅、气质,更在于,都这么有钱了,她们依然十分努力,不甘于只做在社交场合摆几个姿势亮相拍照、发社交平台炫耀的名媛贵妇,不希望坐享其成地将人生挥霍于指尖,而是终其一生都在探索和尝试,在创造着属于自己的事业成就,实践着自己的生活美学。

  郭志清在66岁的年纪退出了她一手创立的Joyce,开始享受退休生活;同样的,郭志怡也在她68岁的年纪,选择了关停SEVVA。

  经营过实体生意的都知道这活到底有多累,需要操多大的心,尤其是对于完美主义者,没办法做到完全甩手掌柜,基本上行动都被固定在了方寸之间。

  就像此番,纵使结业了,餐厅还是有许多收尾工作未完成,水晶灯要拆,盘子、碗碟全部都要拿去准备拍卖,郭志怡仍得三不五时地出现在现场。

  ▲ 图右:郭志怡写了一句,“归咎于房东”……看得出来,对于亲手创造的一切不得已全盘归零,她有不舍,也有怨言。

  她在一次采访里引用了1955年的一首歌《Qué Será, Será》,即“世事不可强求”,“顺其自然吧”:

  郭志怡说过,“我有能力不工作——只是旅行,过着奢华的生活。但我觉得这太无聊了。我需要有创造力。”

  ▲ 刚开店的时候,她就接受过黄小姐的采访,那时的她仍然为自己大半生过得流金溢彩但并没有自我刻印而感到虚空,但经历这十几年后,她已然有了自我的成就和真正的自信。(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郭志怡也曾在采访里提到她的朋友亦是传奇人物的Iris Apfel,102岁依然在创造出新的东西,她说这种精神不断激励着自己。

  ▲ 难过的是,Iris Apfel已经在今年3月1日离世了,郭志怡伤心地发了合照悼念她。关于这位百岁老太,我们也写过,。

  事实上,出身老钱家族的郭志怡,前半生一直被外界称作为“永安郭家后人”、“郭志清的妹妹”、“冯庆炤(前)夫人”,她作为她自己,是鲜少有名字的。而如今,一手一脚操持出一家城中名人名流们光顾的“饭堂”,一家中环Banker们热衷的蒲点,成为了她一生中最不可忽视的成就之一。

  对于老钱后人们来说,但凡有点野心,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去证明自己。这个问题,并不会伴随着嫁人生子、冠上财富光环就彻底消失。

  单单享受,可能会收到周遭的艳羡目光,但并不能得到人们发自内心真正的尊重。而经营一个事业、创造一家店铺,让它的美学影响着一个圈层,熏陶着一整代人,何尝不是一件无比令人骄傲的事。

导航栏目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159-137-0639

公司传真: +18-323-2755

电子邮箱: leyu@dghuihe.cn

公司地址: 广东省乐鱼(中国)leyu·官方网站